新三板借殼調查:殼費2000萬起步_0



殼費半年前尚不足千萬,「互聯網殼」叫價2700萬元,一些公司借殼系因「自身不規範」

9月9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即「新三板」)發佈《關於掛牌條件適用若干問題的解答(一)》,對申請掛牌公司子公司、環保、持續經營能力、財務規範性、實際控制人變更或主要業務轉型等問題進行明確。

有分析認為,新三板此番細化掛牌條件,或是為堵漏企業的借殼。

新京報記者調查獲悉,由於新三板市場被越來越多的企業青睞,申報企業持續增多,新三板上的「殼資源」開始走俏。據悉,目前新三板的殼費叫價已超過2000萬元。

從表面上看,新三板的掛牌條件十分寬鬆,但借殼仍然走俏的背後,是部分公司由於存在自身資質、歷史沿革或存續時間等「缺陷」,打算通過借殼「彎道」進入資本市場。

殼費半年漲一倍

截至9月15日,新三板掛牌公司的總數已達到3462家。這一數字,超過了滬深兩市公司的總和。從數量上講,新三板成為國內第一大資本市場,且目前仍在快速擴張之中。

新三板擴容的進程中,壯大的不僅是掛牌企業數量,「殼市場」也跟著變熱。最近,新京報記者發現,一些金融、投資的微信群里,幾乎每天都有人求購或叫賣新三板「殼資源」。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今年三四月份,新三板凈殼價格還在500萬到1000萬之間。而現在,賣方的報價幾乎不會低於2000萬。這相當於半年內上漲了一倍。

販賣新三板殼的掮客,多數是券商從業者、資產管理公司員工或企業家的朋友。這些人工作時,可以接觸到比較多的企業資源,所以「幫人找殼」就成了他們的副業。

張強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介紹了新三板的「買殼」流程——「買方大概需要什麼樣的殼,先提出需求,我這邊找。簽完居間協議后,就帶他們直接去見殼公司的法人,詳談具體的收購事宜。只要雙方談攏價格,具體的操作就簡單了。」

另一位中介,向新京報記者發來了他手上的「殼資源」名單。名單上列著七家企業,沒有透露企業名稱及證券代碼,只寫明了註冊地、掛牌時間、行業、總股本以及價格。

七家企業中標價最低的為2150萬元,最高的則達到2700萬。後者是一家註冊於北京的互聯網企業。

「互聯網行業的殼,在北京沒有2500萬以下的。」張強說。

上述七家企業的掛牌時間,均是在2014年以後。新三板《業務規則》規定,掛牌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在掛牌前直接或間接持有的股票要分三批解除轉讓限制,每批解除轉讓限制的數量均為其掛牌前所持股票的三分之一,解除轉讓限制的時間分別為掛牌之日、掛牌期滿一年和兩年。

而中介名單中的七家殼公司,掛牌不到一年,只有30%左右的股份已解禁。對此,這位中介稱,只需要和殼公司股東簽署一個協議,等之後股份解禁了再把餘下的進行轉讓即可。

問及中介費用,對方告訴記者,中介費用為200萬元,已包括在殼費用之內。記者又聯繫多位殼中介人士,多數表示中介費200萬,而最便宜的一個也提出5%的抽成。

借殼原因並非為避免排隊

目前,新三板掛牌門檻較低,包括存續期滿兩年、主營業務明確且具有持續經營記錄、公司治理結構健全運作規範、股份發行轉讓行為合法合規以及主辦券商推薦。

其中,僅第一條「存續期滿兩年」可以稱得上是真正的門檻,但在實際操作中,也很容易跨過。

同時,坊間傳言的新三板「掛牌審查排隊」現象,其實也並不嚴重。據新京報記者統計,今年7月、8月,新三板新增掛牌公司數為722家,平均每月361家。截至9月11日,有900多家企業正在排隊,按當前的審核速度,三個月即可消化完畢。

對於准入門檻較低、審核效率較高的新三板來說,走正常的掛牌申請程序本應該是企業的最優選擇,為什麼殼市場依舊如此火爆?

在新鼎資本董事長張弛看來,其中的原因在於,部分有意掛牌的企業,前期經營很不規範。

「不規範到什麼程度?可能過往兩年一分錢票據都沒開過。」張弛說,「比如餐飲或者做貿易的一些企業,上下游都沒有票,那麼賬上就沒有收入或費用,但實際上企業是賺錢的,只是沒有在賬內體現。」

張弛表示,對於這類企業,重新進行規範很麻煩,至少需要一兩年才能把賬目完善,還需要補稅這一大筆成本,但若選擇借殼,把業務直接裝進去,之後再開始規範地運作,就很容易了。

另外,一些海外的上市公司,準備拆掉VIE結構回歸A股,但A股IPO的突然暫停也讓他們轉向新三板。

「這些企業股東結構特別複雜,如果要完成這種比較複雜的股權切割,會非常麻煩。那麼它們可能就會想到借殼,如果體量夠大也就不會在乎兩三千萬左右的成本。」安信證券新三板研究負責人諸海濱說。

張弛稱,意欲回歸的中概股,企業規珍拉汀灣模往往很大,對它們來說,現在迅速通過買殼登陸新三板,「分層制一旦推出,直接第一批分到頂層,立刻去融資,就能佔盡天機。」

「螞蟻搬家,操作隱蔽」

新京報記者還了解到,部分尋求借殼的企業,還有更為「不能說的秘密」。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一些股份代持的企業,也傾向於通過借殼方式掛牌。比如很多行業不允許外籍人士從事,一些有資源的外國人或港澳台胞,會找內地人代持股份。但是在掛牌新三板過程中,這些必須進行規範,成本會很高,因此他們會選擇借殼。

同時,一些私募基金公司也是殼市場的「大買家」。這並非是基金公司自己想借殼登陸新三板,而是為自己投資過的企業找殼。

一位投資公司的渠道運營經理透露,他的任務就是專門為公司投資過的企業找殼,以幫助企業儘快掛牌新三板,如此一來,公司也能儘快地收回投資回報。

而8月初,新三板曾發佈公告稱,掛牌公司併購重組基本不涉及「借殼」行為,審查效率持續提升。

據股轉系統的統計,截至2015年7月31日,新三板市場共有68家公司發生收購事項,159家公司涉及重大資產重組事項,並指出其中絕大部分屬於掛牌公司的產業整合行為,未出現控制權變更與主營業務變更行為的交叉,僅是單純的公司控制權變動或資產結構調整。

根據《非上市公眾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等規定,新三板公司併購重組無需重組委審核。北京凱普律師事務所律師彭華告訴記者,新三析單純併購不需要證監會核准,由股轉系統審批即可。如涉及實際借殼,已掛牌公司整體出售資產時,則按新掛牌標準加強審核。

新鼎資本董事長張弛認為,借殼操作大部分都比較隱蔽,因為現在借殼等同於新股發行,要進行同樣的審核。所以,實際操作中為了規避審核,在股權變更之後不會立刻把所有的資產注入,往往是慢慢往殼裡裝。「可以用一年時間裝進去,螞蟻搬家。」

據張弛介紹,按規定,借殼主體要有兩年的存續期;於是,有的企業先簽股份轉讓協議,先轉百分之四十,然後把業務注入,過一段時間再轉剩下的百分之六十,「繞著走,這樣就沒人知道是借殼。」

安信證券新三板研究負責人諸海濱認為,新三板殼市場產生的原因,是「大家都看好新三板市場未來的珍拉汀灣融資功能」。

「市場上還沒有形成對殼資源的壟斷,這是一個市場行為。」諸海濱說,「就像我們買火車票時,市場上有黃牛一樣。」

對於殼市場的未來,新鼎資本董事長張弛認為,隨著掛牌速度的逐漸提升,殼市場的活躍度將會直線向下走,「未來殼市場可能是一個由熱到冷的過程,但它會永遠存在。」

(文中張強系化名)

□新京報記者 羅超 北京報導

(原標題:新三板借殼調查:殼費2000萬起步)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